白清选

CHASE

搞翻译写东西

【沙李/赵李】我欲择道-01

  本节并没有小金子,只有东来达康和无责任的祁花
私设上天
是 抉择 那一篇的发展
——————————
我欲择道,于役无悔。
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01
  火起。
       金红卷席着整栋楼,让本就,破旧不堪的老房子噼里啪啦地哭怨着。这房屋烧裂的声音混杂着工人的嚷嚷声,像是数只黄蜂营营扰扰。
       李达康拉开了赵东来,但手扯上他衣服的时候就后悔了,忽然就心想着要不要道歉,回过神来后,自己已经三步并两上了脚手架。其实他多想了,赵东来早就习惯了他这般急吼吼的作风,只是上去的时候衣角险些被勾住,这让倒是让赵东来紧张了一会。
  随后李达康小跑到了屋顶边,撑在本就不算牢固的木桌上,伸长了身子看向火场。
  这个厂子早晚会出事,在高小琴找到他后李达康就说过。而现在成了这个样子,说他没有一丝为政绩的烦躁那是假的,但另一边对民众安危的牵挂占了更大的比重,硬是把那一点点私心给压了下去。
  “赵东来,控制局面。无论如何不能再有其他意外状况发生!”
  李达康转头向身后穿制服的男人喊道,而并不是那个一直站在自己身边的祁同伟。
  越牵挂,就越紧张,空气弥漫着烈红的火味,只等一星火花引燃。直到冷汗浸湿了肩胛处的衬衫,风刀刮的甚疼的时候,他看见赵东来回来了。于是李达康冲下去,径直向火场走去。
  赵东来顾不上身份了,双手扣住李达康,使得李达康因惯性撞上了赵东来。
  “李书记,您这是……”明知故问。
  “我要去现场。”声音不容置疑。
  “不行啊李书记,太危险了。”这不像是个公安厅长说的话,毫无气魄,但是坚决不容置疑。但李达康并不在乎,在赵东来说话的时候,他看了看他一直没放下的手,再度抬头,两个字像是从喉咙里滚出来,像阵风猛刮过溶洞。
  “躲开。”右手甩开赵东来,将扣住自己的另一只手硬生生地掰了下来。但赵东来的手很快又制住了他,不肯放行。
  脚手架那边传来一阵声响,先前那个哑了嗓的警员爬上来喊说:“赵局长!消防进不来,咱们人手不够啊。”一旁的祁同伟皱紧了眉头。
  抓着李达康的手终于松开,转身紧走几步,向那警员说:“加速清路,我跟你下去。”接着他俩一起下到大风厂门口,李达康看见他俩比划了一会,赵东来将外衣塞在身旁的水桶里胡乱搅了几下,披在肩上冲进火场。
  李达康跑了下去,紧随其后。
  祁同伟本来想拦的,他刚一靠近李达康冲下脚手架的距离直线,就被男人偏斜了一些的目光逼退。和着火星的风感觉要烫伤了他的脸颊,作罢,这事水太深。于是拍了几拍手,准备好了随时甩手走人。

  最后是赵东来背着伤者,另一只手暗撑着李达康走出火场的。眼前是密不透风的人墙,工人、记者、围观民众……赵东来扯了扯身上背着的人,松开搭在李达康腰上的手,小声抱怨道:“李书记我说了你别下来,如果你受伤了的话,这么多记者怎么搞,唉你真的是。”
  “京州市委书记,绝不会坐以待毙。”回答他的是李达康扯着嘶哑嗓子的义正严辞。
  哪怕死在路上,也绝不坐以待毙,更不可能撒手不管。
  李达康看着赵东来被烟熏得有些发红的双眼,不算高的声音在大风厂前回响。紧接着便是一阵咔嚓咔嚓快门响起的声音,几乎盖过身后火声。
  “这不没受伤吗…”最后回到脚手架旁,赵东来帮他拍干净烧坏的外套时,李达康还是小声嘟囔了一句。
  赵东来献殷情的手顿了一会,无奈撇嘴,官大一级压死人。
-TBC

评论(4)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