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清选

CHASE

搞翻译写东西

【沙李/赵李】抉择,同途共归

配对:沙瑞金/李达康 赵东来/李达康(部分提及)
原作:人民的名义
提要:达康书记先前在“一一六”事件受了伤,轻伤。(此部分为赵东来/李达康)沙瑞金来看望李达康时发生的一些小事情,最后有发感慨。甜的233
作者的话:有尽力去还原剧里俩人说话的语气,可以稍微带入想一下233加了一堆小动作。人物不属于我,ooc属于我。算是白砂糖x吧,最后突然议论x谢谢!

正文:

沙瑞金走路不带声的,当李达康翻阅京州市规划表感着有些累时,才抬头看见他站在门口。

“沙书记。”右背的伤还没有完全好,身子忍不住晃了一下,但李达康还是撑着桌子站了起来。与沙瑞金对视一眼后,低下头表示自己的尊敬。所以就没见着沙瑞金急匆匆冲来想扶住他的动作。

但李达康很快抬起头,看向已经走到自己面前的人,“今儿您不是要去调研吗?怎么有时间来我这了。”

“怎么,达康书记,不欢迎啊?”沙瑞金揶揄道,内心竟有些期待他的回复。

“不不不,我哪敢。”

啊早该猜到这小子会这么说,不该抱希望的。

“沙书记您坐,”李达康从主和办公桌的夹缝里蹭出来,站在椅子后,拉开两者间的距离,示意沙瑞金坐过来。“我还一份文件没看完,您要没什么要紧事就稍微等我一下。毕竟这是百姓的事儿。”

沙瑞金摆摆手,扯过李达康对面的一把椅子,坐在李达康对面,仰首看着李达康。“你忙你的,我就来看看……”

“视察?”李达康试探地问道。

“对对对,就是视察。”沙瑞金把食指在空中晃了晃。“我没啥重要事,完成工作要紧,都是为人民服务,百姓最重要啊。”

李达康挑了挑眉,两手叠在一起搓了两下,揣摩不透这位书记的心思,磕了几次牙才颔首开口道:“这…好吧,沙书记您先坐。稍等我一会。”

他转身坐下,左右看了看,最终还是在拿文件的时候对上了沙瑞金,那堪称是直勾勾的目光。沙瑞金歪歪头,还指了指李达康手中的文件,仿佛是李达康自己多想了一样。李达康也只好扯了扯嘴,埋头阅文件了。

空气忽然寂静下来,只有窗外几声鸟鸣偶尔响起。只有几缕逃脱了窗外高树拦截的阳光,耀武扬威一般照在李达康的黑发上。

在沙瑞金眼里,现在坐在办公桌前的李达康,简直就是一幅画。绒绒的黑发边缘镀上一层日光,平日显得格外坚硬的棱角也柔和起来。微张的薄唇,可以见到一排整齐的牙齿,不知道是不是遇到什么难想的问题,舌尖时不时伸出舔舔唇。

只是那眉间却一直蹙着,阳光都被堵在了那儿,跑都跑不掉。

这家伙,什么都好看,就是个眉头,总皱着,看着就不舒畅,好像梗着了样的。

沙瑞金抱着给他抹平了的想法,伸出了手。没想到刚伸到半空中就被打开了,而且是很重的那种。只听“啪”的一声手就被摔在木桌上,险些碰倒李达康不离身的玻璃水杯。

“别吵,我在想事呢……”李达康话说出来就觉得有些对不起自己的“秘书”,

“小金,刚刚我说重了,我给你道……”

本以为抬头会看见金秘书和他有点违规的头发,映入眼帘的人名字里确实有个'金'字,但是……

“沙…沙书记,实在抱歉,”李达康直接从座位上蹭地站了起来,坏大事了,“我以为…以为是小金呢。刚刚想事去了,没注意您…呃…实在对不住啊沙书记。”

李达康拿着笔的手有些微颤,这可是沙书记,刚刚那么响的一声不会是他的手砸出来的吧。这可真的是……啊太不注意了!一开始就不该看这份文件……真的是。

“沙书记,我实在是对不起啊,请沙书记原谅。”李达康将文件拿在手上,摆在沙瑞金面前,“实在是这这这……问题,有些费神……对不起沙书记。”

正揉着手肘的沙瑞金看着李达康像个犯错的小孩一样,还站起来请求原谅,自己觉得心里方才一些小气愤……哪有什么气愤,不准瞎说。心里是只觉得这位同志实在是可爱极了。

此时达康书记的头低着,又一次错过了沙瑞金同志面部的精彩表演。前者正想着要如何争取这位领导的原谅,而后者早就已经有了自己心里的小算盘……金算盘……黄算盘……

“达康啊,别放心上。你做的没错,办公室就应该一心一意,更何况你还立即想给我这位'金秘书'道歉呢。坐吧,坐,啊。”沙瑞金收起了手,靠在椅背上,笑着说道。

“那就好那就好……”李达康小声嘀咕了两句,“谢谢沙书记的宽宏大量了!”缓缓地做回原位

“但是。”“但是什么?”刚想伸手去拿文件,李达康又被沙瑞金吓到了。

“有一个条件,请你帮帮我的忙。”“沙书记尽管说!”达康书记想不明白为什么沙瑞金笑得像个……老狐狸。

坐在客座的沙瑞金站起了身,李达康也赶紧地站了起来。沙瑞金绕过了办公桌,直接扣住李达康的手腕,从他手上取下了那只钢笔,把他拉了出来。“达康,给我看看上次'一一六'事件你的伤。”

————————————

那次事件,李达康在了解情况后,及时作了部署。但那消防车却是一直被堵在小巷子里出不来,万般无奈,也只有动用现有人员去抢救火场了。留下几个警员维持秩序,能进去火场的人数寥寥无几,一个巴掌就数的过来。

在赵东来浸湿警服冲进去救人后,就没有人能管得住李达康了。他将临行前杏枝给他披上的风衣扔进水桶,胡乱搅了两下就把湿淋淋的衣服往身上一裹,进了大风厂。

火势那是一个凶猛,李达康也是运气不好,刚进场,就被一块不知是什么东西砸中了右肩,疼还不要紧,但灼着难受,李达康反射般地吸了口冷气,但只是向肺里通了一管烟,呛得他直咳。

在火烧得噼里啪啦声里,他硬是听见了有人在喊。他裹了裹身上的大衣,向声源跑去。看见赵东来正抬一横木,他一人抬不起来,下面还压着一人。李达康迈开腿跑了过去,硬是和赵东来两人把那人拉了出来。他俩在扛着那人出火场的时候,李达康正在跟赵东来说,刚进来时,就在这儿,自个右边肩膀被砸了……李达康说抬头来看看还会不会再被砸。

就在他俩用一只手捂着嘴笑的时候,还真给说中了。

那时李达康看到,一条木梁已经是摇摇欲坠。当机立断,将伤者的手臂从肩上拿开,两只手一只推赵东来一只推那人,两人直接就被推出了厂子,李达康的右半边上身特别是右肩的衣服,直接被那木块儿上冒的火,烧的焦了一片。

赵东来转身就看见了达康书记刚说的伤肩,被冒着火光的横梁擦边而过,不…不是擦边,确实是…砸到了。

李达康有些站不住了,差点跪下,如果没有赵东来的话。赵东来扶住他的左肩,再架起那个恢复了一些意识的伤者,从火场门口走了出来。烈风吹起李达康的衣角,他甩了甩头。有些吃痛地抬起右手,捏灭了赵东来头顶的一个火星。

“谢谢你啊东来。”

引得赵东来局长一个踉跄,扯着嗓子道:“应该的,达康……书记”

————————————

李达康有些为难,这是办公的地方啊。伤又不是在手臂或者腿上,是肩上…偏后背的地方。这要给沙书记看肯定要把衣服给脱了。在这种地方……“沙书记,我知道您只是关心我,但现在这个时候,不太合适吧。”

沙瑞金眉一横,说:“不合适什么?领导关心下级,而且你是因公负伤,这是光荣,什么不合适。你不脱,要我动手吗?”最后还质问似的嗯了一声。

没有办法,李达康解开西服的扣子,整整齐齐叠好了放在椅子上。松开领带。迟疑了一会,还是把手搭上了衣领出的第一颗白扣。

第一颗,第二颗……此时已隐隐约约可见达康书记麦色的前胸。因为低着头,睫毛显得格外长,微微地颤着。当第四颗从扣缝中滑落时,李达康扯住了衣领,将上半身的衬衣向下翻折“脱”掉了。说是脱掉,其实也仅仅只有上半身的肩露了出来。虽不常健身,但偶尔散步从而保持着较好的身材。

沙瑞金让面对着自己的李达康转过身,借着身高的优势,他将手贴上了那块烧伤痕的侧旁,两次重物砸伤外加烧伤的痕迹有些狰狞,沙瑞金的心有些抽动,“达康,还疼吗?”

“呃,有时会疼。平时还好,因为不影响工作也就没太注意。”李达康因为沙瑞金突然的举动而缩了一下,却被沙瑞金另一只手紧紧抓住。

“记得以前听过一个故事:两位英雄,他们相爱。一天,其中一位问另一位'若你要去救人,救老百姓,但我不让你去,你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另一位则回答他会去救人,毫不犹豫。”

“然后他反问了这个问题,那位发问的英雄笑了,他说'真巧,我也是。'”沙瑞金贴近李达康,帮他将衬衣捋好。

“有些冷了。”夕阳的余晖流连在地面,似是想融化二人内心深处的坚冰,但那一片寒冷,正是他们各自坚守的底线,是一块温暖的守护着百姓的极地。

-Fin/TBC?

东来局长可能会说:达康书记,你去救人,我陪你去

ps感谢不嫌弃

-4.16 新修正了一些错字


评论(7)

热度(137)

  1. 18773034218白清选 转载了此文字
    Klijah_惇入魏王卧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