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钟行

CHASE

搞翻译写东西

【塔操/惇操】鲜血枭雄与下路外塔两三事

作为一个下路老板与下路我方外塔的故事。本文故事由真实事件改编。常年走下路走出感情了,表示真的被下路塔暖到我是不是有病。本来想用@🐦 的“曹操扛塔子”还是换了因为太辣眼睛哈哈哈

最后小番外x的惇操


1

新生的他英姿勃发,他总是去先打红,所以我一直都期待着他能与韩信并肩作战。最近他似乎感受到了我的想法,他不去打红了!径直跑到我身旁的草丛里,挥出剑气将那些不知名的小兵拦腰斩断。对面有一位英雄进攻时,他不断周旋走位,削得对敌只剩半血才离开。他是不是给我了一个手势?是要我放心吗?啊啊他太好了!我将刚刚生出的急救包给他。

2
这个家伙,孤去打红的时候就看到他往这边看,唉不忍心让他一个人……塔面对那些人啊。没有加成就算了吧,杀死一些小兵再周旋一下,待到孤的血能覆盖住手中之剑时,便可以强杀了。咳咳……还不够,体力要撑不住了,快回去!

紧跑几步回到了塔下,接过急救包。

“你为什么不出来,亲自替孤包扎呢?”

这个家伙还以为孤不晓他能化出身体吗。

3
啊啊他跟我说话了!他要我亲自去吗?

将一切机动装置都设好,输入了法力后,幻化出人形,跳下了塔顶。在架住他时,才发现他伤的很重,咳出的血染红了自己湛蓝的法袍。藏在防御塔下的动力源闪动了几下。我将它放在塔边,施法让他的伤口愈合,对面真狠,刀刀带毒,若不是用了净化,恐怕就回不来了。

“小心点。”仅为一防御外塔,最终是会被摧毁,还是不要有情的好。

4

“孤……”再次遇见他时,他已是血刃刺甲在身。然而战况不利,中路与上路的外塔都化作了齑粉。在几经商讨后,他说他必须守住下塔,但他的战友说决定一波攻上高地。他很愤怒,何人敢如此反抗过他的决议?他将血气附上大剑,强撑着越塔斩杀了四人。拖着伤体,直奔向下路的外塔。

“王!”我惊叫出声。跃下塔,撕下身上的法袍包住了他的伤口。衣物粘上血肉的疼痛让曹操惨叫出声。曹操在他的怀中挣扎着,两手撕扯着胸口的铁甲,却被反伤刺甲划伤手掌鲜血直流。内心犹豫了几秒,最后用法术卸下他的全部衣物,把手掌贴上他的胸膛,胸口的烧伤痕迹淡了下去。手臂,小腿……不知道是哪个不要脸的英雄,竟在曹操大腿内侧刺了一刀,我停顿了一下。王咬住了嘴唇,似乎是在示意我继续?我伸手……因疼痛而发出的闷哼似乎有些变味。

5

“项羽,宫本还一个后羿?既然敢到孤的塔下来,剑下亡魂罢了……”
血从指缝中涌出,渗入大剑内。剑上爆出血雾,回望向站在防御高塔上的少年,血红眼中淌过一丝柔情与留恋。转过头,嘴角挑起,露出了尖牙。

一剑砍上项羽的肩甲,位移穿过,向远处的后羿挥出剑气,再一次冲锋,剑穿过射手的左胸,同时耀眼的箭矢也插在了他的左肩。刺痛没能阻止他,他将大剑抽出,下蹲躲过宫本的长刀,顺势斩出剑气,项羽和宫本速度顿降。最后的力量放在了冲锋上,他蹬地跃起,将大剑砍向地上。趁着两人被击飞,狠命将剑捅进项羽的身体。

最后,他看见宫本的刀锋穿过自己。而自己的反伤刺甲也将对方捅了个透心凉。因主人死亡的武士刀变得脆弱无比,曹操从中部折断长刀,生铁在血肉之躯中搅动,他倒在了地上。手指抠进了泥土,黑色的手套破损露出其中苍白的手指。他一寸一寸地挪动着,他最终到了塔上少年的可视范围。少年几乎是跌下高塔,踉踉跄跄地想自己冲来……


“别摔着了,孤死了还能再来,你死了在这局就再也见不到了啊。”


————惇操(把在评论里临时写的惇操加到这里凑字数)

对面居然还有夏侯惇?!曹操退了好几步。夏侯惇擦了擦七星刀,一步一步逼近站在塔下的曹操。一刀砍向地面,土地裂开,泛着蓝色的光芒。防御塔轰然倒塌,少年跌在了地上。还未等得及曹操发出位移,夏侯惇就开了疾跑扯住了曹操。

“开一个疾跑来杀孤值得吗?”

“谁说惇要杀你了?”

“唔嗯……嗯啊夏侯惇放开……啊放开哈……唔”夏侯惇将曹操推入一旁的草丛,身后双方的兵卒激烈地厮杀着。

射情٩( ᐖ )و

评论(14)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