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清选

CHASE

搞翻译写东西

【授翻】【羽操/惇操】For This One Time 仅此一次


分级:PG-13

警告:无警告

分类:M/M 男性/男性

原作:三国历史&改编自-真三国无双系列|及 猛将传系列

配对:关羽/曹操夏侯惇/曹操

出场角色:曹操 关羽

附加标签:Canon Compliant(依旧不懂)

原语言:英语

授权:见下一篇

原文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66816

For This One Time 仅此一次
原作者:oudeteron
译者:Klijah

摘要:
无论是否被奉为上宾,关羽都一心向蜀。曹操。而曹操想看到的则是他能向一下魏。

作者的话:灵感来源于很多地方,例如这张图【http://fuckyeahxiahoudun-blog.tumblr.com/post/10861304751/fuckyeahcaocao-mhmmm-guan-yu-how-i-can-do-all】,尽管在真三里他们的衣服都是史诗一样的赞,但我还是决定给他加一些具有时代感的衣服。这部短篇相较于猛将传,更多是基于老版《三国演义》(尽管两个都可以代入),第二十五回(下面的一段是引用自其中)和第二十六回。我希望,这篇能读起来像整个故事的一个插叙部分,所以我希望我的风格能融到原文之中。

译者的话:本文关曹,有惇曹提及,避雷注意。这篇文章前半部分关羽和曹操的对话偏严肃所以用了文言文。还是那句,如有不当之处请指出,必改之谢谢!后半部分两人之间气氛柔和起来后,就用了偏现代话语。锅都是我的,原作太太简直是瑰宝!这个是她两篇真三同人的最后一篇,所以,enjoy!

正文:

一日,操见关公所穿绿锦战袍已旧,即度其身品,取异锦作战袍一领相赠。关公受之,穿于衣底,上仍用旧袍罩之。

操笑曰:“云长何如此之俭乎?”公曰:“某非俭也。旧袍乃刘皇叔所赐,某穿之如见兄面,不敢以丞相之新赐而忘兄长之旧赐,故穿于上。”

操叹曰:“真义士也!”

---------------------------------------
一晚,关羽正在他借住之所品尝一些茶点,一位访客令他有些意外。

那不速之客正是曹操,他肩上挎着一个有些神秘的包裹。总是比人们期待中的他这种身份之人少了几分正经,在他坐到关羽对面之前他只打了个简短的招呼,兴高采烈地向沏茶的下人表示感谢。她是关羽先前被赏赐的侍女之一,然而关羽似乎并没有和其他人一样喜爱她的侍奉,因为他在她将茶沏好之后就立即遣退了她。两个男人静静地坐了一会,彼此打量着对方,就像他们第一次见面一样。最后,曹操打破了沉默。

“以孤之见,公谦卑未减也。”

关羽颔首道:“习于惑而不知也。处刘皇叔之侧,某不喜此等金石之物。”【注1】

话语中的暗示已经很为明显,几乎可以说是有些刺耳。但曹操依旧一脸高深莫测地将包裹从肩上取下递给关羽。

“然不得损公之喜好邪。”

关羽收下这礼,但表情上的强硬之色丝毫未减。“丞相太过客气。丞相重用,某甚觉惶恐。”

“吾友不必拘于礼数。至今,孤之礼皆为精挑细选之物。赠予金石之物是以公乃孤之上宾,赠予仆伎是以使公娱之,赠予赤兔之马,是以唯赤兔能衬公于战场上的英姿。而此物,则是孤的一小点心意。”【注2】

曹操的说辞无懈可击,而自觉理亏的关羽没再反驳,他尽力掩饰着自己的惶恐打开了包裹。这是一领深绿的刺绣长袍,较于上次他受赏的那一领,这领甚至更为精致。他犹豫地抚上那件长袍上刺绣的轮廓。这领战袍的布料是如此好,让人觉得仅仅是 想 披上它,都是对其的一种玷污。

当他再度看向曹操之时,关羽整个脸上都写满了疑惑。“此非首次丞相赠某以战袍。”

曹操轻笑道:“愿请公试之。”

两人都心知肚明他们的关系已异于从前。
关羽对其大哥的忠义给曹操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曹操从未停止想看到关羽穿上一件战袍的愿望,而那件被关羽披上的战袍则要是他亲自为关羽选出的一件曹操他最为满意的战袍。现在,曹操让那个愿望实现的唯一机会就取决于关羽的回答了,他希望关羽会思量一下自己的用意,再决定拒绝与否。因为尽管他能够指挥他的千军万马,但他还是不愿用同样的态度去命令一位值得尊敬和仰慕的上宾。

他很幸运。在他反应过来之前,关羽已经站在他的面前,小心翼翼地换下那身旧袍;他把换下来的衣服放在了一边,伸手拿起了那件刚刚才被赠予他的锦袍。曹操的目光停留在关羽的身上,短暂地瞥见了他无意间露出在锦衣之外的肌肤。当关羽转过身时,曹操也起身,看着那个男人刚经过一番整理,垂至胸前的长髯。

曹操赞道“不愧为美髯公!”

关羽疾走了几步感受身上的新袍,说道:“丞相谬赞。”尽管他的眼神表达的意思完全不同。

“何来谬赞一说。”曹操颇为自信的前进了几步,清理干净了茶物,就像从未摆上来一般。“感谢你如此迁就孤的妄为。”

他们心照不宣地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而这已经越过了 感谢 的界限。当曹操拥抱到关羽时,双手不安分地动着——起先只是在长袍外,然后变本加厉探进了衣服里。他们两人之间的沉默到达了顶峰,最终被一阵嘈杂的声音所取代,那是他们在交欢时摸索着往床榻时的磕碰。

*

“公答孤之心如此之甚?”【注3】在他们各自都满足地躺在一起时,曹操问道。那锦袍还紧紧挂在关羽肩上,只不过被汗水浸湿有点皱,还有些破损。

“我应该报答您。我已经毁了您的礼物。”

曹操大笑,那声音听得出来是真心的笑,他扯起一片绿布,“孤可以为你做比这好上千百倍的衣物。还请你,切莫担心。”他能担负的起这些奢侈之物;而真正让他可望不可及的则是关羽的势力能留在他的魏国,停止造乱。

在得到回应之前,有一段颇长的停顿。“你未曾用金钱来换取你麾下将军们的忠诚,孟德,为何我需要你如此区别对待呢?”

曹操叹矣,而复叹息。

*

黎明的阳光悄悄地攀上了墙根。已是离别之时,尽管仅共事了如此短的时间,但是他们的协议仍然有效。

当夜晚真正地隐匿时,两人都没有再说长篇大论;他们已经满足于让厮磨成为最主要的交流方式。现在连触碰都被打断,因为曹操要赶紧回去。

他并不准备认输。尽管如此,当他疾走时灌进身体里的清新空气让他清醒了几分,他必须承认,像关羽这个男人一样令他垂涎艳羡的东西还有很多,但毫无疑问,夏侯惇绝对是他找不到第二个的珍宝。

-Fin


注:

1【受多了这种诱惑自然就没有什么感觉了。辅佐皇叔,关羽不喜爱钱财这些东西。】

2【不必拘礼,我的朋友。我给你的礼物全部都是经过再三思量的。送你钱物是因为你是我的贵客,送你仆人是为了让你闲时娱乐,而这赤兔马赠予你,则是因为唯独此马能配得上你在战场上的英姿。而这个,只是我的一些心意。】

3【你就这么想报答我吗】

评论(23)

热度(51)

  1. Worick_鱼白清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