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清选

CHASE

搞翻译写东西

【惇操】宿命 R

宿命

作者的话:
这篇有些偏混乱,梦中梦中梦,时间段都不同,然后时间回到初识。
还开了一次车弥补那篇翻译只蹬了两脚单车的遗憾。(翻译走这里http://rdjklijah.lofter.com/post/1d0e39f1_cd7bf22

开车不易,文链接走微博

文中的bug请指出,必改之,谢!

总之,夏侯惇与曹操的命运,在他们相见的那一刻,就已是注定将交织纠缠的了。就像夏侯惇注定会失去左眼,而曹操注定将于夏侯惇之前离去。


正文:


举目向平原望去,但见大地沉浸在如水的月色中,淹没在宁静之夜。那边沿着曲折的小溪,有一排长木蜿蜒而行。一在陡峭河岸的周围与上空,笼罩着一片薄薄的水汽。经月光一照射,就好似镀上了一层银辉。那片白色的轻雾之中,隐约现着两人影。

近看,原是那大汉丞相魏国主公曹操和他麾下的前将军夏侯惇。

平日虽说与士兵之间出得也都不错,但也不见是现在这两人如此亲密。二人共饮清酒,落子黑白,时不时笑谈两句。

那笑谈间的气氛使得深夜的宁静都为之而颤动,连黑夜都变得通体透明。

前将军拈起一粒白棋,看准棋盘上对方的破绽,正欲下棋,那白子却从他手中跌落,在棋盘上滚了几滚,撞到黑棋停了下来。

“呃......”夏侯惇的左眼传来一阵剧痛,喉间涌起一口血,剧痛难耐。他无意碰倒了酒杯,清酒洒满桌台,打翻了棋盘,黑子白棋混作一团。

曹操见平日刚毅的夏侯惇,现在却是如此脆弱,也开始心慌意乱了起来。

“元让!元让!这是?”

“无碍......只是眼疾......唔......发作。常有之事,孟德无需担......”话还未完就被捏住了脸,夏侯惇惊讶地抬起头。曹操另一只手撑在乱作一团的桌上,双眉紧皱,嘴角颤抖着似乎在强忍怒气。

“无需担忧?夏侯元让!孤为何不知你的病?即刻答复孤!”

那人看起来似是真的动了怒气,夏侯惇也只好说实话:“孟德你要亲领兵作战,又要出谋划策,还要和那大汉天子谈论公务,没必要为了惇一点小疾劳神。”

“你!孤难道连自己的将军都不能过问吗?孤难道会认为那大汉天子有你重要吗?夏侯惇,孤命最好的郎中为你治病!”曹操命令道。

“孟德......你.......”夏侯惇偏了偏头,将面颊贴紧在那只手上,感受着曹操那自征战多年手握利刃所磨出的伤口与厚茧,“你已经......”








“死了啊。”



*

夏侯惇睁开双眼,惊觉额前满是冷汗,手指也被自己攥得生疼。

月影,下棋,清酒,失左目,眼疾,孟德......孟德!

梦中的一切在脑中回现,那些真实的画面令他不禁打了个寒噤,他眨了眨自己的左眼,又伸手摸了摸,完好无损。夏侯惇想不明白为什么会做这样的一个梦,也没来得及想明白,他就被一直回荡在耳边的那句话拉回现实。

“孟德你...已经死了啊”

“曹孟德!!!”他竟叫出声来。

身旁的被子里传来一阵哼哼唧唧的声音,夏侯惇掀开严实的布褥,露出了里面蜷成一团的魏国主公。

夏侯惇不知道这个家伙是何时来的,又为何而来。

“元让.......孤在这呢......别闹。夜深了,明早孤还要赶回主帐中商议......唔。”

他只想将这个褪去一切荣耀的男人待在自己身边,哪怕一晚,让他紧紧地抓住他,生怕放开就会出现梦中的情景。

这时,曹操也渐渐从被搅了睡眠的迷糊而变得清醒,不知埋在自己胸前的这个高大男人是为何像今天这般黏人,但在发现夏侯惇有些微颤的身体后,曹操立即就明白这个大狗样的男人是做了什么关于自己的噩梦了吧。

“元让,孤在这里呢,别哭了。”

沉默。

“元让?元让?你不会睡着了吧?你这个害货,吵醒了孤不说,现在这般样子又叫孤怎么歇息啊......”其实一向威严的魏国主公私下里也是个话唠,此事被吵醒了更是唠唠叨叨说个没完,“元让你说你是发了什么梦,跟孤讲讲。是不是梦到孤了,诶孤是不是太......元让你把孤的衣服弄湿了!”

现在,夏侯惇恨不得将这个人揉入自己的身体。

链接走此
http://m.weibo.cn/3846848581/4052667481201975

“孟德,我做了一个梦。你和我在下棋,我的左眼很疼,很疼。”

“元让你...”

“在流血,你说你要帮我找最好的郎中......但我说你已经....已经死了。”

“死了?哈哈哈,孤怎么可能那么早死,孤还要完成......”

“孟德。”

曹操闻声低下头。

“疼。”

夏侯惇的脸布满血痕,而左眼处原是清亮的眼眸现在只留一片空洞,甚至不时向外涌出鲜血,打湿了衣襟。


*


曹操从梦中惊醒,直视着主帐的顶部好几会才反应过来。那人鲜血满面的脸犹在眼前徘徊,他赶紧从撑起身子,换上军服,掀帐而出,阳光有些刺眼。

他拉过身边一个士卒。

“夏侯惇将军何在。”

“回主公,将军正在点兵预备出征。”

曹操松开手,转身向走向点兵处。在看不到其他人的地方,他几乎是在小跑着。

那人在日光的照耀之下,一身精铁甲胄,铿锵的声音回响在点兵场。

“夏侯惇。”

男人转过身,毫无迟疑,单膝跪下伸手作揖。

“主公!”

“孤命你为前锋,在孤到达之前务必攻下高顺军!”

“臣必不负主公之望!”

男人坚毅的脸颊和那如磐石般坚定的双目令曹操有些晃神。

“务必小心,不可冒进。”这几个字是曹操之后私下对夏侯惇说的。虽然曹操希望能攻下吕布,但夏侯惇如果有什么不测,那就不是一个吕奉先能弥补的了。

*

“主公!主公!夏侯惇将军他!夏侯惇将军他......被射中左目!”

梦魇已成现实,既已知,为何还派他去做前锋。

一阵剧痛袭来,双目瞬间失去聚焦,甚至连后面那句“拔箭啖睛,击杀曹性。”都未听见半分。

“主公!主公!”



*
“夏侯惇,字元让。”

“曹操孟德。”


在这波诡云谲的乱世之始,两位少年在柳树下相识。他们的命运就已注定了将交织纠缠。

就像曹操成为曹魏之主,
而夏侯惇注定成为曹魏之将;
夏侯惇注定将失去左目,
就像曹操注定要于夏侯惇之前离世,
而夏侯惇将于三月后追随而薨。

-Fin

评论(7)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