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清选

CHASE

搞翻译写东西

【嗨氏中心】岂曰无衣

作者的话:
这是一篇嗨氏中心的亲情向文,微嗨蝉。设定是嗨嗨被怼后,各位英雄是实体,来安慰嗨。
不撕比心。

 正文:

    /黄忠
 
    老人扯了扯西服,推开门坐在沙发上。凹陷的软沙让他这种上了年纪的人格外舒适。看着身旁有些低气压的少年,抬手拍肩,江海涛戴上眼镜看清来人的面容。
 
    -忠哥。他笑笑。
 
    -嗯。
 
    粗粝的手指搭上少年的肩头,或者说勾住更好。
 
    温暖,其下是翻滚的热情。
 
    就像江海涛帮他瞄准开炮时,修长手指挥动的自信与勇气。
 
    /干将莫邪
 
    从房里走出来的干将一如既往地托着他心爱之人,莫邪指了指黄忠旁边的江海涛。
 
    带着面具的男人点了点头挥出一道剑。
 
    剑穿过桌上盘内的一个苹果,将苹果带至江海涛腿上。散发着紫色烟雾的苹果闯入江海涛的视野,他惊讶地看向夫妻。
 
    他们笑着,就像江海涛陪伴他们作战时,完成一次又一次精准攻击后,脸上的笑意。
 
    /墨子
 
    机械铠甲覆盖下,也曾是血肉之躯。沙哑的声音穿过面具,
 
    “江兄切莫自哀。”
 
    刀刃铸就的手无法触碰少年,不善言谈的他便只有念一念古语,让他振作。
 
    “今举言将以攻君,天诛其不至乎。”*
 
    “以守反攻,此墨侠之道。”
 
    江海涛点了点头,小心地啃了一口手上绕着紫雾的苹果,甜味蔓延在口中。
 
    而墨子藏匿在盔甲下的眼睛闪烁着蓝光,就像江海涛替他抹上新涂装后的盔甲,在峡谷少见的阳光下反射着的光芒。
 
    *改自《鲁问》“今举兵将以攻郑,天诛其不至乎?”
    *选自《寂寞圣哲》
 
    /不知火舞
 
    不知火舞捻着扇子闪到江海涛身后,揉了揉少年的黑发,险些让江海涛噎着。
 
    “火舞姐!”江海涛坐在沙发上仰头看她。
 
    “嗯…说了好多遍,我的……”舞忍不住吐槽。
 
    “哎呀我知道知道,但这叫惯了改不过来嘛。”被之前几个战友鼓励后,江海涛的心情明显好了起来。“不管怎样你都是我火舞姐嘛,对吧。”
 
    甚至开始有些膨胀了,尽管眼角的泪痕还没有干。
 
    舞一把桃花扇拍在江海涛的圆框眼镜上,灼热的火浪让江海涛抱怨了一声。
 
    “姐你对我还带红爸爸。”
 
    /貂蝉

    她想了想还是敲开了江海涛的家门,结果看到许多旧友站的站坐的坐在客厅。
 
    差点连手里的花都掉下。
 
    她没有穿圣诞礼服,因为那件已经在愈发吃力的战斗中损坏。她穿的是他俩初见时的那件舞衣。
 
    江海涛愣了愣,随即展开了一个笑容,撑着沙发站起来,跑向门口。
 
    他抱住了她,毫无犹豫。
 
    “我被欺负了呢。”
 
    “我知道。”
 
    “所以你来了。”江海涛将埋在她侧肩的头抬起。
 
    “嗯。”她看见少年的容颜焕发起来,与隔着玻璃屏幕看见的他不同,他是安静的,温暖的。
 
    江海涛翻出一件圣诞礼服,披在貂蝉身上。
 
    当他看着她时,他的笑容,像阳光下的流水一样明亮。
 
    /尾声
    江海涛从床上醒来。
 
    昨晚客厅内的狼藉已经被清理干净,留着一个透明盒包装的蛋糕,和一台电脑。
 
    他打开电脑,桌面便是昨晚他醉后,英雄们和他的合照。
 
    桌面刷新一次。是江海涛和所有王者峡谷英雄们的入队照。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
    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
    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诗经·秦风·无衣》
 
 
    /后续番外
    -
    “蝉妹妹以后你不要穿高跟鞋了,江海涛会自卑的。”
 
    -
    江海涛披在貂蝉身上的那件红色圣诞礼服是从沙发垫下翻出来的,他最喜欢坐的那个沙发,也是他的专属沙发。
 
    -
    墨子在说理的时候其实很紧张,恨不得在盔甲里放一个散热器。
 
-
“其实江海涛不叫我火舞姐的,他叫我…火舞哥。”

   -Fin
 
退圈留文不撕 2017.8.27
 
 
 
    

评论(13)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