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钟行

CHASE

搞翻译写东西

【惇操】片段式灭文

混更
———

1

夏侯惇接过曹操的缰绳,把朴刀扛在了左肩,二人渐行渐远。
“孟德,去何处?”
“远离这皇城。”和你一起。曹操抬手揉了揉夏侯惇。
夏侯惇笑了起来,战刀拍马,那马即刻奔走起来。

他随即单脚下蹬,送起整个身体,跃上马背,一只手掌握着缰绳另一只手则极其自然的搂上了曹操的腰。一抱就能抱个满怀,这家伙真是瘦啊,夏侯惇内心感叹道。

曹操松开一只牵着缰绳的手,扶住了自己的脖子,那儿早是红的烫人。

————

2

夏侯惇背起那筐黑土,土渣掉落了一些到他的头发上,甩了甩头但没成功,他也就算了。他才不想被比自己矮一个头的孟德揉头掸土。望着那片蓝天,思绪飘回到从前。

——
帐外将士们正忙着春耕,帐内的男人一手扶着伤眼,一手捏着笔,笔尖处凝结的墨珠摇摇欲坠。夏侯惇觉得自己所有的思念都凝结在笔尖,却迟迟不肯落笔。把笔搁下在木质雕花笔山。

哎算了,孟德那般诗气,怕是写了也看不上吧。

夏侯惇扯开帐,跃下田。弯腰提起一旁务农兵们都不愿搬的一筐最沉的泥土。起身时,土渣掉在了他的头上。想伸手掸开,但身上那筐土的倾斜欲坠让他不得不放弃。

一只手按上了他的头,还揉了揉。夏侯惇低着头叹口气,说道:

“孟德。”

站在田垄上的人明显有些惊讶,但很快就释然道:

“嗯。对了,孤给你的信你为何不回啊?”

“惇仅一武将,才疏学浅,不知如何表达心中情思。”夏侯惇捉住曹操还停在他头上的手,“怕是只能为你负土屯田,让孟德知道我在这里。在你身后为你而驻守,在你被困时亲自驰援……”

夏侯惇扣着曹操的手,站上田垄。另一只手做出横切空气的动作,

“孟德,这一切……”曾经荒芜的土地泛出了星点碧绿,与空中偶尔飞来的鸟相映,“这一片土地,它长出来的粮食,就是我能给你的最好的情书啊。”

春雨降临,雨珠浸湿了独眼男人用作遮雨的衣。飘舞雨滴的冰凉也缓解不了曹操脸颊上的热,眼角四周都有种烧起来的感觉。似乎是烧到了头,反正曹操是这样认为的,他转过头去想吻上夏侯惇的侧脸。

双唇相碰,不带情欲。

春初芽新垄泛绿
雨沾衣湿思弄情

—————

3

无论是在皇宫上朝拜天子的他还是在卧内交颈厮磨的他,无论是在战场上回头望向高地的他还是在田间远眺站在房舍前的他。
每当夏侯惇望向曹操时,他觉得仿佛所有的阳光都流过他的发间,每一颗星辰都碎进他的双眼。

———

而此时,曹操拿起用精铁锻成的眼罩,有些吃力的将双手从夏侯惇双肩越过,感受着夏侯惇呼出的热气,将眼罩戴好。夏侯惇用仅剩的那只眼睛,看着他。眼角细小的皱纹,明亮深邃的眼睛,还算精致的胡子还有……飞扬的鬓角。还未来得及笑出声,曹操就伸出两根手指叩了叩眼罩,他嘴角勾出笑意。
“惇……”
“孟德……”

————

“去收苞谷!不然我们哪来粮食养兵?没听说过‘足兵足食,民心足矣’吗?”

—————

4

他曾说的那些话,曹操记得一清二楚,就算是他在病重时,也在调侃夏侯惇时,把他以前说过的‘情话’复述出来。

“孟德前进的道路,由我夏侯元让来开启!”

“吾不知善恶,只知孟德!”

“至少在你死前,我要让你看见天下的一角!

雨依旧下着,萧索的风,带走了温暖。已经没有人能听见夏侯惇说的话。

大殿在哭号,内里却无了魂灵。


—————Fin

大殿改成苞米会不会出戏蛤蛤蛤
苞米地ww



评论(6)

热度(40)